宠物资讯官网怎么样

宠物资讯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90年未中专生维权你怎么看

发布时间:2019-06-09

90年未中专生维权你怎么看

  “安全到家就好,过了今天,明天应该不会怎么样了吧”  过了今天,明天应该不会怎么样了吧。 这句话结尾没有标点符号。 我想象他有太多种可能。 是句号:本质上没有问题,原本就是“教育厅赵主任让大家去拿回复的”,他就应该是句号;是省略号:因为还有不清楚,不明白后面真会发生什么……还有就是问号:真怀疑啊,到底还有没有什么事?明天会不会怎么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啊!结合上文我推定他是疑问句!是不确定的疑问句!疑问的语气中有担心,是无限的担心!我为什么如此推定,因为惯例,中国人不是都惯性思维吗?此情此景,让人联想到的自然也是惯例……  2018年10月17日,中国传统的重阳节,中国第五个国家扶贫日,第26个国际削除贫困日。

各路新闻媒体、消息、公众号乐此不彼的报道宣传着无尽的脱贫攻坚正能量。

全民关注脱贫攻坚政策,关注的讲话精髓。

呼吁引导社会各界关注贫困问题,关爱贫困人口,关心扶贫工作。

宣传凡人善举,培育良好风尚,动员全社会向贫困宣战。   无独有偶,10月17日上午,贵州省贵阳市金朱东路162号贵州省教育厅的大门前像开会般聚集了好几百人。

场面很有意思:台阶下,铁门外翘首以盼的都是穿着朴素的中青年。

对面台阶上,铁门内站的是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各年龄段人员。 人很多,双方对面站立,中间隔着专用的自动挡杆(我们农村人习惯叫它铁门)。

双方有人持手机拍照,除了看得出双方穿着打扮上大部分有明显的区别外,拍照的手机高端与否,像素高低不得而知。

  实际上这是九十年代末期应分配未分配的大中专毕业生(俗称90生)前来省教育厅听候月报(所谓月报,是2018年9月17日教育厅一位赵姓书记在接待该学生代表时的承诺)。

而铁门内站立的则是各学生所在县乡的维稳包保人员,另外还有公安民警、特巡警。

原本只是90生到相关部门咨询工作分配事宜,不曾想,当地村、镇、社区、教育、信访、公安等部门也参与其中。

是参与解决问题还好,可惜真实情况是:参与其中的各部门工作人员都希望90生放弃维权,老老实实回家。 善良一点的维稳人员苦口婆心劝自己的包保对象放弃。 说什么年代久远,维权太难,说什么别太实诚,别出头,别参加,让别人去争取,别人分了,你不也一样得到分配,不要再纠结,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不光是你自己还会影响到你的家人,亲人的工作,影响孩子的升学就业……(大家知道他们说的这些不合法也不合理,但却不知道他们怎么说得那么异口同声)。 那些不善良的,扯着嗓子喊:走走走!回去!到这里来干什么!走不走?不走强制带离!回去接受训诫!拘留!  然而这部分90生之所以会早早的赶到省教育厅,并不是他们闲得无聊,而是9月17日到省教育厅听取8月16日承诺的3个15日的工作推进情况后,得到教育厅口头承诺:2018年10月17日作月报(时间和逻辑有点绕,但事实绕得比陈述的还要难懂),也就是向90生公布教育厅及各有关部门对于应分配未分配历史遗留问题的清查核对汇总情况。

所以,铁门外这帮朴素的中青年,便是如约而来,并无他意。

但是天不遂人愿,一帮没有工作没有固定收入的中年人,千里迢迢赴约时,竟然被当成敌对势力来对待。

他们手无寸铁,他们规规矩矩的站在教育厅门前的路边,他们甚至都进不去教育厅门前的院子里,铁门锁着,安保人员拦着,警察侯着,包保人员盯着。 但是他们没有挡住人行道,没有给城市交通造成任何丁点影响,反倒是一些来历不明的车辆,停靠在路边,人员上上下下。

他们像一群做错了事的孩子,等待家长的责罚。 是,他们错了,大好的青春年华里,不选择读高中上大学,却选择了国家计划招录统招统分的中专学校,毕业后老老实实听从安排外出打出等待分配,没有高学历,高有高技术,没有固定工作;可是,他们没错,因为他们是贫困山区的孩子,他们选择不了自己的出生,只能选择能尽早改变生活条件的捷径,那就是考一个包分配的学校,早工作,早为家减轻负担,早些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如此,他们何错之有?  但是就是自称是娘家人的省教育厅,竟然放了90生的鸽子,不但没有所谓的月报,还被强行驱离。 部分县区,竟然从现场“带走”了一些学生。 个中原由,学生们无从知晓,截止目前,已经有消息称某县的学生被拘留,理由是涉嫌“组织、资助非法聚集罪”,被冠以“罪”字,不禁令人心寒。